虚辰

医学牲,更新慢,慎关。
诚信瑜吹
过激策瑜

[恋与腐向]许墨X白起 abo 自行车

#大家元旦快乐

#走外链


点我上车


过程全靠脑补,真·自行车

{ 2018-01-01 /19 /214 }
 

立个flag,如果抽出白起ssr我就开车

{ 2017-12-26 /3 }
 

袭警与卖萌

#以前的那个警犬的梗,觉得好适合我的白sir啊!!!
#就想撩警花

缘分很奇妙。
前面那个牵着一条狗向我走来的正是我的爱人。
“怎么不接我电话?”他皱着眉,十分严肃。
我没有看手机,而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眼睛:“因为我想见你了。”
果不其然,他的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窜红。
“咳。”他轻咳一声,偏了偏头,移开了视线。
“汪汪。”那条威风凛凛的金毛似乎是嫌被忽略了,不满的叫出声,我这才将注意力放在它身上。
金毛的大尾巴摇啊摇,漆黑的眼睛倒映出我的影子。
我想摸摸它。
“白起你什么养狗了,我可以摸摸吗?”我半蹲着,理所当然的觉得他会同意,便一边说,一边伸手过去。
不料,他却说:“不能,摸了算袭警。”
——啊,忘了介绍,我...

{ 2017-12-24 /77 }
 

朋友,请不要非法成精

# @小舟入江去 我是真的爱你,明天就要考试了还答应了陪你秀
#本来是没准备写的,只是个脑洞,跟秋田说了后她说给我产粮,就特别想看,但她竟然先去写那个娱乐圈paro了,难过,于是我就自割腿肉了
#短短短,因为我是在背书途中抽空写了点的😂有后续
#守约中心,可能无CP向,要如果有也只有铠约


百里守约是只白狼精,于建国前合法成精。
但他的弟弟百里玄策就没那么幸运了。建国后几十年,才堪堪修炼成精,夹着尾巴做了好几年人,天天跟哥哥抱怨非法成精没有证件很多事都做不了。
好在最近颁布了新的政策,非法成精的动物可以去办成精证了!

百里守约没想到成精证竟然这么贵。
他成精这么多年,也就混迹在各个小饭馆里,当个厨子,...

{ 2017-12-09 /4 /21 }
 

我是孙府的一个下人,我发现……



大小姐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那日我惊讶的发现,大小姐终于脱下黑色劲装,换上一身秀气襦裙,涂上胭脂水粉,潋滟水眸含羞带怯,煞是好看。
裙摆被葱白的纤指轻轻提起,却是瞧见大小姐苦着脸控制着步伐,一足三娉,步步生莲。如果忽略她痛苦的表情,那真是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风范。

大小姐似乎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面若桃花,眼尾轻轻上挑,令她头疼的襦裙已经换下,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黑底绿裙,娇俏亦不失英姿。
大小姐对这条裙子喜欢得紧,想必是她的心上人送的。
只是府上的两位少爷似是不太高兴。
权伢儿有点晚熟,还不懂爱情一类的,只嚷嚷着妹妹天天往外跑。
大少爷就不一样了。我好几次都看见大少爷笑得阴森森地在擦拭他的那柄长枪,嘴里还念...

{ 2017-12-05 /12 /56 }
 

没有名字的邦信Ⅲ

被屏蔽了,见评论
没有开车,别想了

{ 2017-11-05 /9 /9 }
 

我。。。好想开车啊!!!!!

{ 2017-10-29 /3 }
 

没有名字的邦信Ⅱ

#明天校运会结束,更新就会很慢了。。。

第二章
“我要出去。”这已经是韩信被关在古堡的第三天了。这三天里,刘邦几乎对他有求必应,唯独不肯点头的便是让他离开这座古堡。
果不其然,刘邦只当没有听见一般,笑吟吟的看着他,问道:“雏儿今晚上想吃什么?”
韩信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雏儿”也是这人自作主张给他取的昵称。“不要这样叫我!”
刘邦眨眨眼,恶趣味的笑着说,“好的雏儿,我知道了雏儿。”
话音还未落下,韩信的拳头便挥了过来。刘邦头一偏,躲过了攻击,而韩信由于惯性,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倾去。刘邦眼疾手快,身子一侧,便让韩信倒在了自己怀中。
蓝色的碎发轻轻在刘邦耳畔骚动,脖颈清晰的感受到怀中人温热的呼吸。
已经很久没有...

{ 2017-10-28 /4 /24 }
 

没有名字的邦信Ⅰ

#瞎瘠薄开坑
#中篇完结
#已经懒得想名字了
#德古拉x街霸/特使

太阳在乌云的聚集中逐渐隐去光辉,只余下些许光束穿透云层。
啧,天总是这么阴沉。
韩信抬头看着天又努努嘴,走进了阴暗的小巷。
天色逐渐深沉,弯弯的月牙取代了太阳。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她诡异的笑着,“年轻人,走夜路可是会出事的哦。”
妇人宽大的帽子挡住了她的眼睛,韩信只能看到她嫣红的嘴唇在不停开开合合。
韩信嗤笑一声,“呵,像夫人这种贵族怎么会到这种臭水沟里跟我这种低劣血液的人搭话呢?开门见山吧。”
妇人摇开羽扇,遮挡住露出来的半张脸,声音带着笑意与贪婪:“孩子,你怎么会是低劣血液呢?如此香甜……”
空气里中似乎有什么变化了,韩信本能...

{ 2017-10-26 /2 /32 }
 

“没什么,就要走了。花店的花陆陆续续都清理完了,只剩下这束,就送你吧。”扁鹊拉了拉围巾,长长的睫毛垂了下去,“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你来吗?”
李白接过花,愣了一下,道:“明早上我有个病患,就不来了……”我怕我来了,就忍不住强行将你留下来。
“哦,要是结束得早……算了,”扁鹊依旧是那副神情淡淡的样子,好似并不在乎李白的回答,“那再见了。”

“你竟然真的没去送越人?”
“……”
“他到上飞机前的最后一秒都在等你。”
李白停下了手中的事,湖蓝色的眸子里满是错愕。
“……你真的不知道他送给你的花是什么意思吗?”
对方说完这句话便长叹口气,挂断了电话。

李白疯了似的开始查阅资料。
深藏在心的爱。
桌上早已干枯的那束...

{ 2017-10-09 /19 }
 
1 2 3 4 5 6

© 虚辰 | Powered by LOFTER